persistence

就这樣,一直走下去吧

她涂了草莓味的润唇膏,满是甜膩的味道,她低下头问我要不要涂,我直接亲了上去說我已经有了啊

这大概是至此为止我談过最正经的戀愛了
直到到韩國的第二個月后发来了一条信息:我們就這樣吧。
她說,就這樣吧。
我不明白為什麼当時毫無反应,只是觉得,哦,这就沒有了
我有些茫然和麻木了。
我了解乔,她总是正正经经循规蹈矩的乖孩子,若是这樣說,绝无开玩笑的成分。
我没有回复,也不知道应該怎樣答复。
挽回也沒有想过。
此后仍是每天沒日沒夜的练习,半夜醒了躺在汗涔涔的地板上
几周后放大假,我顺道回了学校办假,左右沒见乔,问起隔壁宿舍的,乔舍友說“xx交了男朋友啊,你不知道?”
回宿舍舍友还在喋喋的安利凯源,我划拉划拉到《董小姐》听
出校门山子(胸大的像座山,于是我叫她,山子)拉我:xx找你。
我說要赶机,径直走了
机場等机時xx一条条发来讯息:
“你瘦了”
“你能回來吗”
“我喜歡不上他”
“你把我这一辈子给毁了。”

我慢慢蹲下来,
腹里一阵绞痛。

“愛上一匹野馬
    可我的家里沒有草原
    这讓我感到绝望
    董小姐”

无论是梦想,还是生活,
无一而非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