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rsistence

就这样,一直走下去吧

    就像我终於攒满了一大盒的薄荷糖铁盒,沒有褪色沒有生锈,DOUBLEMlNT的logo依然光鲜锃亮。
    然后每一個打开來,里面都是空的。
    什麼也沒有。

她涂了草莓味的润唇膏,满是甜膩的味道,她低下头问我要不要涂,我直接亲了上去說我已经有了啊

这大概是至此为止我談过最正经的戀愛了
直到到韩國的第二個月后发来了一条信息:我們就這樣吧。
她說,就這樣吧。
我不明白為什麼当時毫無反应,只是觉得,哦,这就沒有了
我有些茫然和麻木了。
我了解乔,她总是正正经经循规蹈矩的乖孩子,若是这樣說,绝无开玩笑的成分。
我没有回复,也不知道应該如何答复。
挽回也沒有想过。
此后仍是每天沒日沒夜的练习,半夜醒了躺在汗涔涔的地板上
几周后放大假,我顺道回了学校办假,左右沒见乔,问起隔壁宿舍的,乔舍友說“xx交了男朋友啊,你不知道?”
回宿舍舍友还在喋喋的安利命根子凯源,我划拉划拉到《董小姐》听
出校门山子(胸大的像座山,于是我叫她,山子)拉我:xx找你。
我說要赶机,径直走了
机場等机時xx一条条发来讯息:
“你瘦了”
“你能回來吗”
“我喜歡不上他”
“你把我这一辈子给毁了。”
我慢慢蹲下来,
腹里一阵绞痛。

  “愛上一匹野馬
    可我的家里沒有草原
    这讓我感到绝望
    董小姐”

无论是梦想,还是生活,
无一而非。

一直对转去的中学心存芥蒂,纵使与人人都笑脸相逢,迎合似乎成了一种习惯。
中考完后,只是想快点回家,不再面對千奇百怪的陌生的脸与与纷繁的問候

沒有表白,沒有狂歡,各回各家,各找各媽。

暑假剩下十几天,才有人问説大家一起聚聚,大都是互相說的上話的一堆。
陈耀林也来了。
陈耀林长相也沒有多出众,淡眉垂眼,有時吊吊勾着笑倒也耐看。一米八五的个子高高瘦瘦的,学校里有時葷素半掺的拉我扯,不甚熟稔却臭味相投。
唱K时才仔细看他,陆离的光照在脸上,似乎哪一处都很合心意,甚至還看着我的脸唱《看月亮爬上来》
那晚之後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。他唱完歌坐过来牵我的手。对於正值青春期渴望校園恋愛的少女来說,心裡是殷切的。
我的初恋,在一个燥动与沉熱的季節,

他說 
我能摸你的睫毛吗

我和周木有時侯很相像,

其实都不喜歡抽烟,却不知出自某种心态做出的不驯。

都希望自己的人生,是给别人看的。

失而复得



那我还要怎么办呢




外套:ARCHE 2015 SPRING SUMMER COLLECTION

图 cr:BeatPerMinute

你怎么这么傻

我们还有一个十年,两个十年,三个十年,讲未来要说的话